맥스무비

《艺术家:重生》韩国男演员朴政珉:自虐的快乐

去年,凭借韩国影片《东柱》获得百想艺术大奖新人奖的韩国男演员朴政珉带着他的《艺术家:重生》回归了。虽然现在的他出名了,在电影界也饱受期待,但是他也背负着沉重的压力。

“只有真正经历过伤痛的人才能克服它”,他也是一直靠着这句话来鞭策自己。

问:听说您完成《东柱》(2016)的拍摄马上开始了《艺术家》的拍摄。

答:准确的说是《东柱》拍摄完成后3天开始进行的。在拍摄《东柱》的时候接到了剧本,刚开始害怕时间不够连累到作品的拍摄,一直很担心。但是通过金景元导演亲自对电影内容的讲解,同时片中还有非常亲密的柳贤京姐姐的参与。不足的地方我也信心满满的能够努力做好。

问:画廊馆长载范(朴政珉)有着很大的野心,也是一个愿意为野心踩过界的人。您感受到了人物身上的哪点魅力了吗?

答:应该选择什么,应该妥协到什么程度,我也有和人物同样的烦恼,觉得很有意思。因为我也是为了继续演员生涯也一直在为我的信念应该遵守怎样的底线而烦恼。因为关注我的人很多,所以做选择对我来说也不简单。因为我既是属于公司的演员,又是父母的孩子。

问:因为要将真挚的主题轻松的融入到电影里,所以抓住人物载范的演技方向也是比较困难的吧?

答:我希望人们把载范当成我们平常身边一个普通人就好。电影本身的素材都不来源于日常生活,看起来像是从美术界发生的事情的话,荧幕和观众之间又会增添一堵墙。我也和贤京姐姐以及导演关于‘怎样才能让人物活灵活现,通过怎样的表现手法才能让观众带入自己到情节中去进行了讨论。特别是每次拍摄开始前一两个小时,我和贤京姐姐都会对电影里很小的细节进行讨论。

问:是不是可以说演员朴政珉比载范更接近Giselle?

答:刚开始读剧本的时候事实上更沉浸于Giselle的感情中。因为我还是一个像Giselle一样,也是做选择的时候最重视自己想法的一个人。但是说不定Giselle和载范又很像呢。如果说Giselle是对自己的画儿很有信心的话,载范是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趋附于时代的潮流,将自己喜欢的图画展现给世人,这不是载范的想法吗?如果从这方面来投入到人物中去的话,又觉得比较容易把握了。

走红的决定性作品《东柱》拍摄期间,您陷入了低迷期?

答:准确的说低迷出现在《东柱》拍摄之前。我周围有很多前辈也一直忍耐了很长时间,所以我那么短时间的低迷也就不好意思讲出来了。当时我想我不配做演员。也即将奔三的人了,前途还是一片迷茫。那时候也是我对自己最没有信心的时期。那时候我最常听到的话是“不行的人就是不行”。说不定话里说的人就是我呢。

问:您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想法?

答:因为我觉得我演技不好。刚开始是因为喜欢表演才开始的,但是又不能说表演是我非常喜欢的事情,所以我一直很苦恼。期间,我遇到了李俊益导演才开始恢复。拍摄《东柱》的时候我真的很努力做到最好,虽然拍摄期间我在精神上非常辛苦,但是我在和大家一起聚集在一起,为了制作一部优秀电影而努力的过程中感受到了幸福,所以在拍摄期间我又意识到自己对演艺事业的喜爱,觉得如果不做这一行,我也找不到其他更快乐的事情了。好像我是凭借对于电影以及片中人物的思考才能消除那些杂念)。

问:您出演过很多的低预算电影,您有没有因为对自己是否是受大众欢迎的演员而感到苦恼呢?

答:我没有那样想过。但是事实上,我也不是完全没有想过。迄今为止,我一直主要做一些独立电影、低预算电影,虽然当时也打算不再拍一些低预算电影,但是后来想想好像又不是电影本身的问题。所以就作为演员,我后来意识到喜欢演电影和擅长演电影还是有区别的。

问:您所写的随笔《有用的人》中的“没有人想成为低等的人”这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答:为什么我不喜欢拍商业电影呢,因为我做不到。即使是饰演一个小角色,我也希望在大家都关注的电影中出现,并且我也一直是认真这样做的,我觉得在我进行演艺生涯的同时,每时每刻我都做出了能做的最好的选择。但是让第三人来看的话可能会有“这好低端啊,这不是你一门心思的人生吗?”这样的感觉。但是站在我的立场上我有时候会觉得有些冤枉,我不是不想做所以才不做,如果做一个极端的比较的话,大家看来,现在有一部100亿韩元(约合6100万)的商业电影和一部1亿韩元的独立电影,我一定会选择后者。

问:对您来说最佳的选择是什么?

答:我一直坚持着自己的信念,但是有时会向同我一起工作的人妥协,考虑到父母,有需要妥协的地方也会妥协。但是因为成果不能马上呈现在眼前,所以大家以为我是和有选择低级倾向的人一样,事实上我从来没有一开始就知道结果不好还会拍摄的电影。当我表达我想说的话的时候,都是饱含真情并且带有一丝希望开始的,所以我不想将高级和低级分为两极,因为标准也是模糊不清的。因为那个准绳都会带有一定的危险性,我只希望大家能够健康的交流。

问:关于“低级”的书中内容有一句“感受到了韧劲”,据说这句话是您相亲对象说的,这是真的吗?

答:虽然是实际发生的事情,但不是对相亲的女孩说的。并没有人当面说我“很低级”。书中提到的“感受到了韧劲”是委婉的一种方式而已。只是因为我怕跟我说这句话的那个人误会我因为他的话生气,所以我把对象改成了“相亲对象”而已。

问:《东柱》之后您接拍《艺术家》这部电影,一定想过很多了吧?

答:负担还是有的。我也需要休息,脚本很好我觉得能演得很生动有趣,但是有时烦恼“我又拍这样的电影合适吗?”。虽然我的爱好和志趣最重要,但并不是只有这两个是重要的。所以我向前辈们和经纪人大哥说出了我的烦恼,他们给我勇气,告诉我烦恼是连带的,如果你真的想做并且能做好,那就去做吧。

问:Giselle没有得到别人的认可也没有赚到钱,但是她还坚持画画。对她还能有高兴度过这样不安定阶段的勇气,作为演员的您是否也有同感呢?

答:演员们会特别容易因为一时间的选择之后变得犹犹豫豫。如果用“热情”这个单词来表达,这是一个很容易终结的话题,但其实那时候还没有做其他事情的勇气,我也没有勇气做我所不喜欢的事情。因为演员是一个要接受评价的职业,所以听到一些刺耳的声音的时候也会不开心,有时候觉得自己的隐私都全展现在别人面前,但是我觉得这也正是演员所背负的一项义务。

问:所以我们还是要觉得Giselle的运气其实还不错的,因为她能够与美术界的权威人物载范结缘现实生活中没有那么多人有好运气对吧?

答:可能是只有和载范相遇的瞬间才有好运气吧。Giselle和载范签约之后也有很多不喜欢的地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明明那样一个让人十分信任的人,在自己梦想快要实现的时候,自己却感到不安。我刚开始表演的时候也是那样的高兴没有不安,但是事情做下来我也能够理解Giselle的心情。我明白,就算说作品的结果好,对我的评价也好,那也不一定是一件我非常喜欢的事情。

问:《艺术家:重生》中提出了真与假的问题。您认为的真演员是什么样子呢?

答:我觉得演员的梦想就是提高自己的演技。虽然我不明白每个人的心理,但这应该是自己的努力程度和自己的目标值相差多少的心理斗争吧。随着自己努力程度不同,也会得到观众不同的评价。一直保持思考自己的演技,并且一直努力的演员不是一个好演员吗?

问:虽然现在作为演员的经历还不算丰富,您看过自己的演技之后觉得‘很假’日子已经过去了多久了?

答:我在每部作品中都有那样的感受。虽然表演的时候我竭尽全力,但是在荧幕中看的时候又觉得很陌生,不能集中,就是自己听自己声音录音的时候的那种陌生感。所以我第一遍看我出演的电影的时候基本都是看不下去或者边看边受打击,即便是那个电影评价很高,我第一次看的时候也会觉得难过。特别是看《东柱》的时候特别严重,《艺术家:重生》也是,我的演技好像都很假。

问:荧幕之外的您在生活中是怎样的呢?

答:在大家都认识我之后,在外的活动我就特别小心注意,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也会想很多,都是在想一些关于表演以及我自己是否过得很好的事情,有时候又觉得自己很冤枉。其实我自己并不是那么想,但是人们曲解了我的意思。一般那种关于性格上的指责我都会刺痛自己,所以很辛苦,我不喜欢怪罪别人。问题的原因经常最终都找上我,所以我一直很有压力。但是自虐之后又会感到快乐。(笑)我曾经在某本书中看到,如果想解决问题,一定要透过事情的内部来看。如果逃避就会长久难过,解决之前一直难过,经过之后就会好,然后就没了。

问:您觉得什么是真正的艺术家?

答:在自己的领域中努力工作的人。艺术不也是通过音乐啊、美术啊、电影啊、想说的话啊这些为了让人变得更快乐吗?不仅仅是艺术,也很少有人会做对社会有危害的事情。所以很多在我不了解的领域中从事的很多人对我来说反而是艺术。我有一位朋友在制造灭火器的公司工作,听到他告诉我灭火器的制作过程时,我会觉得很有意思特别神奇,那一瞬间我的朋友对我就是艺术。

问:下一步作品已经确定是联手李秉宪的《那是我的世界》。饰演一位患有智力障碍的钢琴家,您都做了哪些准备了呢?

答:我最近在练习钢琴,我已经上了大概一个月的课了,比我想象要难很多。如果我没有目标的话,可能很快就放弃了。因为从基础开始速成,也不是没有意思,只是很痛苦。(笑)6月开始拍摄,大概明年就能上映了。

<版权所有(C)Maxmovie。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再分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