맥스무비

《The King》柳俊烈希望成为“接地气”的演员

从日常生活中平凡人们的表情细节开始打造出的斗日角色的《The King》韩国男演员柳俊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所坚信的“演员在演戏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要接地气”这一信条,使得表情不外露的斗日的悲伤印象,深深地留在了观众的脑海里。

 

问:听说韩在林导演是在看了电视剧《请回答1988》(tvN 2015)之后,决定让柳俊烈来出演这一角色。那您还记得和韩在林导演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吗?

答:是在拍摄《请回答1988》结尾部分的时候听说了这个消息。因为我本来就很喜欢韩在林导演的作品,所以,光听说我获得了出演提议这一消息,就感到十分激动。导演本来就是一位十分擅长写作的人,果不其然,我读完剧本以后觉得十分有趣。和导演见面的时候,我记得我分享了很多有关我对斗日这一角色的想法。当时因为我的分析和导演的想法几乎一致而感到十分高兴。除此之外,也交流了很多有关其他电影的想法。现在回想起来,倒有点像“电影迷”们的见面场景。

问:听说想要出演政治流氓斗日一角的演员们十分多,那么,最后选择柳俊烈出演的原因是什么呢?

答:斗日是十分孤独而又单纯的人物,经常没有任何变化的表情是他最大的特征。导演曾经说过,觉得我的形象跟斗日的憨直感觉很符合。在和导演见面的时候,就有关斗日这一角色,我和导演的想法十分想通,我想这也是我被选上的原因之一吧。

问:斗日跟一般的黑社会角色不一样,有一种十分泄气的感觉。像这样维持不会太沉重而又不会太轻松的人物基调风格,我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吧。

答:我觉得没有必要将斗日看作是传统的黑社会人物。拍摄时,我更多的是去考虑斗日在不同的情况下,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并且,尽量让自己集中于思考如何去表现斗日的单纯和接地气的一面。就像在这部电影中出现的检察官也不是我们所了解的检察官一样,斗日也是不像黑社会团伙的一员。电影中的所有登场人物都偏离了职业的传统形象。而其中,斗日只是通过纹身而在外表上添加身份的象征,而性格方面则从一开始就一直希望能够参考白领或者检察官角色。

问:听说斗日的纹身就花了3个小时。相信演技的投入更加深刻了吧。

答:听说演员投入到角色当中去是需要时间的,但不知道我是不是因为还很不足的原因,我只有穿上和角色相配的衣服才能有自己变身为该角色的感觉。并且,就像随着发型的不同,脸部的感觉也会随之改变。而我真的当做完纹身和斗日的发型之后,照镜子的时候,我就感觉我是真的变成了斗日。

问:听说在构想斗日形象的时候,韩在林导演推荐的音乐给予了很多帮助。

答:导演向我推荐了一首名为“‘Beat The Devil’s Tatoo”的音乐。现在我可以播放一遍。(音乐一播出)是不是立马给人斗日的感觉?我也是随着听得音乐风格的不同,而当天的心情也会随之不同的一类人,所以,当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好像看到斗日一样,立马产生了集中力。听导演说,平常也是边听音乐边创作剧本,我感觉那种方式跟我也十分合适。

问:其中,动作戏也是您第一次尝试。这次和武术团队的合作过程还顺利吗?

答:是一段十分有趣而且新鲜的经历。该怎么说呢?就像一起运动的感觉?我们经常像一起踢足球一样,一起做准备运动,一起磨炼默契度。武术团队当然也不是随便编的武打动作,而是看完剧本并且了解完角色之后,即使挥一记拳头也要选择跟人物相符合的动作。随着2个月期间的磨合,大家都十分努力,就过程本身而言,真的是十分真挚和有趣。

问:除了这次在《The King》中跟郑雨盛和赵寅成一起合作之外,听说您跟崔岷植、宋康昊等大前辈们的合作机会也越来越多。虽然是可以学到很多的最佳机会,但是,估计负担感也会很重吧。

答:在拍摄的时候,演员的心情必定会原封不动地得到呈现。如果十分紧张的话,演技就无法正常发挥,只有演员间变得亲近,两人间的默契度才会提升。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前辈们都十分努力地让我能够更加放松。他们都是十分温暖的人。就《The King》而言,因为我的分量较少,并且还有一部电视剧正在同时拍摄,所以,很少去拍摄现场,但是,每一次去现场,前辈们都十分高兴地欢迎我,所以使得我每次去现场的路上都十分兴奋。事实上,从首尔到釜山的距离真的是十分遥远。

问:在釜山拍摄的过程中,最印象深刻的瞬间是什么时候呢?

答:因为前辈们经常在釜山拍摄,所以特别了解当地的美食店。所以,在釜山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苦恼过吃的问题。大家每天轮流选出一家美食店,然后还会去尝试试验。(笑)我每天就只用跟在前辈们的后面。但是即使这样,在休息的时候,前辈们也不是那种会硬要做什么事情的人。有一次我想说看一下大早上大家都在干嘛,这时他们就把我叫到房间里去。几个男人就乖乖地坐在TV前面,然后一边看足球比赛,一边评价说这比赛这样那样的,就聊一些男人间话题。我本来是想跟前辈们多创造一些回忆,所以,一个劲想拉着前辈们出门,但是,像这样的记忆却反而更多。(笑)

问:前辈们在采访中对柳俊烈简直是赞不绝口。说您具有着平淡的魅力,是值得期待未来发展的后辈。

答:我真的十分感动。事实上,在我面前前辈们不会经常说一些有关我演技的话题。第一次看到赵寅成前辈的时候,曾经对我说过“我看了《请回答1988》,你的演技真的非常独特,我非常喜欢”。好像那一次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提及有关我演技的话题。但是,感觉这一次前辈也十分看好我所表现的演技重点而感到十分开心。

 

问:即使不用太多力也可以吸引大众喜爱的能力,大概就是柳俊烈的魅力了吧。赵寅成也曾说过因为柳俊烈的演技十分平淡而十分喜欢,而这是不是就是可以更加自然地展现演技的方法呢?

答:虽然演员通过戏剧性的表演,可以让观众感受到喜悦,并且,可能观众会觉得这就是好演技的表现。但是,人类其实更多的是没有表情的时候。这样的话,在演员的演技方面,观众们会不会反而对这种演技产生共鸣?在地铁或者群众中仔细观察人们的表情可以发现,大部分人都几乎没有什么表情。而这并不是因为没有想法和感情所造成的,而是因为人们不经常将内心的感情外露所造成的。而我希望可以呈现出这种更接地气的演技,幸运的是,斗日也是十分符合这一气质的人物。

问:我很好奇,您认为斗日是怎样的人物呢?

答:是十分接地气并且十分了解自己定位的人物。事实上,一般情况下,人们再怎么疲惫,再怎么心累,也不会过多改变自己选择的道路。当然,打破这一规则的少数人们则是出现在新闻报纸并且获得掌声的非普通人,而我认为斗日是属于不会那样做的多数人范围。即使周边的人都想要成为检察官,斗日也绝对不会想要成为检察官。

问:如果说斗日一角和柳俊烈之间有相似的部分的话?

答:相似点有很多。在准备角色的时候,我属于会去在自身上找到角色影子的一类人。即使是存在我内心的一小部分,都可以引出我跟斗日间的相似点,而我则会努力将那一部分扩大。斗日是属于不太会自我表达,并且话也不多的一个角色,其实,我也有这一面。即使我有很苦恼的问题,比起跟朋友们交流吐露而言,我会更希望通过自己自行解决。所以,我不会经常去跟别人交流我的故事。但是,当朋友们遇到挫折的时候,我就会主动将大家聚集在一起而安慰他。但好像没有一次是因为我而举行的聚会。

问:《请回答1988》的时候,因为突如其来的人气,相信您当时一定不知所措。现在好像已经适应了一点围绕在自身周围的热闹气氛,但是,却给人一种为了维持平凡而正在努力的感觉。

答:与之相反,我正在尽力不去关心那种反应。因为,我本身就是那样,再加上感觉那条路是走向越来越不像我的一条路。我也很高兴大家能够喜欢我尽自己努力不给别人添麻烦并且努力正直地生活的面貌。在拍摄《请回答1988》的时候,通过最开先的柳俊烈的模样而获得了大家的喜爱,我并不想因为过多的欲望而去改变什么东西。只是因为最近时间十分不足,所以,正在努力充分利用一些零碎的时间。

问:和《The King》这样大规模的商业电影,您这次是第一次出演,看到大屏幕中出现自己的样子,感觉怎么样呢?

答:演员好像在自己的演技面前都一直十分不好意思。不管是好还是坏,大概对自己演技100%满意的演员应该没有吧。我也是这样。对于不够令人满意的部分反而会产生很多想法,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也经常这么过来了。而我除了仔仔细细准备下一部作品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改变这一既定事实。

问:听说您跟赵寅成就有关初心的问题交流了很多。那么,柳俊烈所想的初心是什么呢?

答:赵寅成前辈并没有直接说“不要忘记初心”之类的话。但是,对于我现在正做的事情而表露了称赞。他说我现在做的很好,只要这样坚持下去就可以了。如果换句话说的话,这应该就是初心了。而我也正在以这样的初心而坚持着我的演艺事业。

<版权所有(C)Maxmovie。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再分发>

ϱ

댓글 남기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