맥스무비

《Master》韩国男演员姜东元“痛快的心情就是这种”

虽说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善恶,但还是希望世界上能够有像金载明一样非常正义的刑警。凭借着单纯明确的信念,最终给对手致命一击,这痛快的瞬间既是韩国影片《Master》存在的理由,也是韩国男演员姜东元绝对不会感到枯燥的原因。

20170110_cjs_p_1000001

问:李秉宪、姜东元、金宇彬联袂出演韩国影片《Master》引观众无限期待。

答:应该说李秉宪前辈与金宇彬的加盟使得该部电影更加备受期待。观众看过电影后的反应肯定各不相同。我觉得喜欢感觉强烈的犯罪题材电影的观众可能会有点小失望,但对于喜欢轻缓感觉的犯罪题材电影的观众来说,则定会是一次愉快的观影体验。

问:您在《Master》中首次饰演刑警角色,虽然金载明这个角色有点普通,但您却展现出了不同于其他刑警角色的特有的帅气。

答:导演曹义锡最开始和我说“虽然是个很无聊的角色,但你能不能演下呢?”。实际上在任何人看来这个角色都是个无聊的角色,但因为我从来没有饰演过刑警的角色,所以就产生了好奇心。确实是个比其他刑警角色要帅气的角色,我很喜欢。不会打骂任何人,只是为了正义而战斗。我在演戏的过程中也受到了熏陶,觉得如果世界上真的有这样一名刑警就好了,同时也意识到现在我也到了可以饰演这种角色的年纪了。一直以来都是前辈负责引导,我只是跟着前辈们玩耍,这次好像反了过来。

问:除了角色外,还有其他被《Master》吸引的地方吗?

答:剧本本身非常有趣。我本人读过剧本后心情非常痛快。我看过导演曹义锡之前的作品韩国影片《监视者们》(2013),非常喜欢,如果将《监视者们》的节奏应用于《Master》,一定会呈现出非常不错的画面。实际上在拍摄结局时我就是那么痛快地笑着,以至于严智苑姐姐都说不要再笑了。(笑)我一边拍戏,一边在心里想“对,就是这样”。此外,我不想只偏重于非商业电影或商业电影。虽然《被掩盖的时间》并不是非商业电影,但有那种非商业的要素存在,所以想要做出多样化的选择。

问:在选择新作品时有什么独特的战略或原则吗?

答:一般情况下如果这次我饰演了某个角色,则下次会避开类似角色。因为能接的剧本存在局限,所以不是说自己想拍什么就拍什么的。如果这次导演邀请我饰演朴将军(金宇彬饰演)的角色,那么我很有可能不会出演《Master》,因为这个角色与之前在韩国电影《检察官外传》中饰演的角色重叠了。

20170110_cjs_m_1000001

问:看着屏幕上的金载明您感觉如何呢?“虽然无聊却很酷的魅力”得到了充分的展现吗?

答:看起来非常稳重可靠。这是我第一次看着自己饰演的角色产生这种想法。在拍摄韩国影片《扑通扑通我的人生》(2014)时也稍微有过这种感觉,但那次的角色是非常嚣张的角色,与这次还不一样。与宇彬拍对手戏时真的有一种哥哥的感觉,那种感觉非常好。

问:在饰演金载明时最难的部分是什么?没有非常戏剧性的情感拍起来反而会更难吧。

答:本来越是无聊的角色就越难演。金载明这个角色虽然没有什么情感的表达,但却是展现整部电影主题的角色。必须要尽可能做到让观众跟着剧情走,这个很辛苦。此外,金载明在说话时属于像竹筒倒豆子一般的风格,这与现实生活中的我非常不一样,这点也比较困难。我属于充分思考后才开口的风格,于是我就想模仿主播说话应该就可以了,这部分不太容易。

问:有没有哪部分着重想要让金载明这个角色看起来不那么无聊?

答:在角色饰演方面我尽量不去做任何改变。如果我按照自己的想法去饰演,那么很难有尽头,可能会由于大家意见的不一致最终导致电影无法完成拍摄。这次我放弃了自己的想法,集中精力让观众跟着金载明的情感走。动作戏也全部亲自出演。

问:我听说您为了拍动作戏增重10公斤,接受了为期几个月的拳击训练,在拍摄追车戏时还受了伤。

答:在拍那段时真没想到自己会受伤,但炸药在爆炸时很厉害,就受了点伤。之前我拍过很多动作戏,这次稍微有点不同。除追车戏外,还有很多打别人或挨打的戏,所以我也真的是打了人,还挨了打,打别人的时候感觉非常抱歉,自己挨打的时候也觉得很烦躁。(笑)不容易啊。我最满意的就是隧道戏,虽然很短,但拍得还不错。啊,拍完那个,还有拍得比那个更好的动作戏,但整个删掉了,有点遗憾。

20170110_cjs_m_1000002

问:我听说在菲律宾拍戏时,由于天气的原因您吃了很多苦

答:真的是非常辛苦,我都在想“在这么热的地方人真的能工作吗?”。韩国酷暑正午时的那种炎热在菲律宾从早上就开始了。早上7点的温度已经超过了30度。那时候我才知道为什么东南亚人工作时总是干一会歇一会。在菲律宾的一个月期间,身体一直都不舒服,体重掉了三公斤。因为食物中毒不能吃饭,拍完动作戏后就出现脱水症状。

问:据说在菲律宾时大家听到了不知怎么传来的猪叫声,您还给解释了下,惹得工作人员大笑,金宇彬开玩笑说您在拍摄《黑祭司们》(2015)时学会了“猪语”。(笑)

答:当时猪不知道在哪里一直叫,大家都以为是猪被抓了而发出的叫声。但我在拍摄《黑祭司们》时一直带着两只猪,所以我知道那个不是猪被抓了而发出的叫声。猪只要你轻轻碰一下,它就会发出叫声。但大家不知道,所以都非常害怕,我就给大家解释说“现在猪并不是即将被宰杀,而是正在移动中”。(笑)

问:您在《Master》中首次与李秉宪、金宇彬合作,尤其是和金宇彬的对手戏非常多,两个人好像变得很亲近。

答:虽然没有看过很多宇彬的作品,但见过面后就知道为什么他最近这么活跃了。在当地,韩国电视剧《继承者们》(2013,SBS)刚刚结束播放,所以很多人都认出了宇彬。宇彬在身体条件方面具备很多优势,尤其是声音非常好听。而且他还非常善良。就算别人说“不用这样”,宇彬还是会非常有礼貌,好像礼节已经融入到身体里一般。属于有礼貌到会让人觉得不太舒服的风格。(笑)

20170110_cjs_p_1000002

问:2016年您出演了《检察官外传》、《被掩盖的时间》、《Master》三部作品,可以说是自出道以来过的最忙碌的一年,这一年对于您本人来说应该也是意义非凡的一年吧。

答:从我个人来讲是非常满意的。原本《Master》不在今年上映,提前了日程。2016年我做了很多尝试,也收获了很多。作为一名演员,每次在作品结束时都会发现自己的不足之处。经常会因此非常懊恼。虽然每次都稍微有点进步,但有时也在思考今后究竟能将观众的投入度提高到什么程度。

问:在接受其他采访时,您曾经对于《被掩盖的时间》没能大火而表示“我以为自己不会因为这些受到打击,如今发现我确实也会受到打击”。

答:那句话其实说的不是我受到了打击的意思,而是朋友给我发了那样的短信。准确来讲,是喝完酒后朋友给我发了一条“你好像受到了打击,很伤心”的短信。我很好奇我究竟在喝酒时说了些什么导致朋友给我发了这样的短信,于是就向朋友确认了一下,原来我说了“呀,我们的电影好像不太成功”。我只是说出了事实而已,但不知道会看起来那么伤心。可能因为是比较轻松的聚会,所以气氛不太一样,导致我当时看起来很伤心。

问:也就是说和火不火没关系,您并没有受到打击,是吗?

答:对,《被掩盖的时间》结束后,因为我本来的预想评分就不是很高,所以已经有了一定的准备。虽然实际上的评分还不如预想评分,但我也没有像新闻报道的那样一蹶不振。我们一起为完成一部好电影而努力过,实际上我也觉得这部电影是部好电影。没能更好地被观众接受有点遗憾,但我试想过“当时是不是应该拍得不一样一点呢”,答案是否定的。电影不太成功又能怎样呢,下次再拍得好点就可以了。

问:我很好奇您的下部作品决定了吗?2017年有新目标吗?

答:我一般不会制定新年计划,我的目标就是拍好接到的作品。比起以年为单位来看待时间,我会以作品为单位看待时间。实际上新年的到来并不意味着会发生什么大变化。2016年,我想要好好整理《Master》这部电影,送走这一年。希望看过这部电影的观众能够享受其中。下部作品目前正在商讨中,不久后会公开。很难准确地说是哪种题材的电影。不是动作片或惊悚片,应该说更接近电视剧吧。

 

<版权所有(C)Maxmovie。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再分发>

Leave a Comment